点击关闭

美国经济-绝大多数苏联人并不想看到他们的国家解体-真实新闻

  • 时间:

哪吒票房破35亿

開始蘇聯搞的是戰時共產主義,消費品搞配給制、產業是搞國有化、糧食搞徵集制、勞動搞義務勞動等等。

張維為:今天我想和大家討論一個重要的也比較沉重的話題,就是蘇聯是如何解體的。大家知道蘇聯是列寧創造的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那麼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對蘇聯解體原因的思考,算是一家之言,供大家參考。

蘇聯解體給大多數俄羅斯人帶來的是比較凄慘的或者相當凄慘的一種生命體驗。據統計,二次大戰的時候,蘇聯的GDP是減少了22%。但是蘇聯解體之後五年左右的時間內,俄羅斯的經濟規模跟1990年相比,下降了52%,一半還多,這幾乎是毀滅性的。因為蘇聯模式下的計劃經濟,它產業分工已經相當專業化,比方說,汽車的發動機可能是在烏克蘭生產的,它的輪胎可能是在哈薩克生產的,結果國家一解體,整個前蘇聯的經濟協作網絡全部崩潰,所以經濟走向崩潰是不可避免的。

問題是一個對中國歷史進程產生如此巨大影響的國家。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一個一度和美國平起平坐的超級大國,怎麼就一下子轟然崩潰了?

經濟上戈爾巴喬夫在親西方勢力面前也步步退讓,開始是反對私有化,後來是大力推動非國有化和私有化,認為公有經濟和市場經濟是水火不相容的,必須徹底實行以私有制和市場化為基礎的市場經濟。然後就是我們講到的「500天的計劃」,蘇聯隨即陷入了經濟、財政、社會、政治全面的危機,加上美國引誘的石油價格暴跌,蘇聯財政收入銳減,國庫空空,政府和軍隊的薪餉都發不出來了。那幾年如果你去蘇聯或者俄羅斯訪問的話,90年代初的時候,你會看到非常凄慘的一些景象。大學的教授、醫生、軍官、工程師走上街頭,兜售各種各樣低廉的小商品,其中一部分人甚至不得不乞討。這個情況是非常可憐的。

一人一票選蘇維埃代表,然後由蘇維埃代表直接行使管理國家的職能,葉利欽就是這樣上來的,葉利欽原來是蘇共黨員,後來因為犯了一些錯誤被開除出黨,但他就通過戈爾巴喬夫的所謂蘇維埃制度的改革,直接參加選舉。後來被老百姓選上了莫斯科的蘇維埃代表,俄羅斯的蘇維埃主席,然後以這個平台直接叫板戈爾巴喬夫,直至蘇聯解體。

我自己第一次去蘇聯是1990年,切身感受到了蘇聯經濟的困難,困難到什麼程度?我去莫斯科紅場,現在如果大家去過俄羅斯的話你就知道,紅場有個很大的百貨公司,現在叫大的超級商廈,叫「古姆」。當時商品之少超乎我的想象,因為1990年的時候,中國市場上已經實現了初步的繁榮,幾乎什麼商品都有,只是質量高的不一定很多。但蘇聯市場上的貨架上幾乎是空空如也。

要了解蘇聯解體,我們先要了解一下蘇聯經濟發展的模式。那麼蘇聯實行是高度的計劃經濟,這個模式確實是有問題的。但是也有它當時特殊的原因,因為蘇聯面臨的是整個西方世界的包圍,所以它急需發展重工業,發展國防產業,某種意義上它的代價就是犧牲了輕工業。

這樣的制度後來證明難以為繼。那麼列寧做了一些務實的調整,提出了一個叫「新經濟政策」。這個新經濟政策開始承認商品經濟,允許外商到蘇聯來投資。所以我們1978年改革開放一開始的時候,鄧小平就說過,蘇聯過去實行過新經濟政策。那麼鄧小平自己1926年整個一年都在蘇聯留學,當時列寧已經去世了,但他的新經濟政策還沒有完全終結。所以鄧小平對於蘇聯當時採取的比較靈活的、開放這種新經濟政策,有自己切身的體驗——社會主義可以不完全是國有經濟,可以有私營經濟、民營經濟,可以有外資。

像我上次講的鄧小平這次南方談話,某種意義上開啟了中國的第二次乃至第三次工業革命。當然這又是一個宏大的題目,以後有機會我們再聊。

在坐的年輕人可能不一定了解,當時國內不少人亂了陣腳,紅旗到底能打多久?但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鄧小平看到的是中國大發展的機遇來了,中國一定要抓住這個歷史性的機遇,證明中國社會主義道路一定走得通,一定能夠成功。所以在蘇聯解體后不到20天,鄧小平就開始了巡視南方。我想他心裏着急啊,他就怕中國錯過這個機遇。他一路走進一路講堅持社會主義,堅持改革開放,堅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中國社會主義一定能夠成功。

但隨着蘇聯經濟陷入混亂,西方操縱的媒體,包括俄羅斯媒體也是西方當時操縱的,就開始製造經濟恐慌的氣氛,然後債券、盧布都開始大幅的貶值。所以很多工人都傻眼了,馬上就急着出售手中的債券,結果華爾街的金融資本以最小的代價,把蘇聯人民70年積累的十幾萬億有不同的統計,甚至更多的資產洗劫一空。我個人認為這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次財富浩劫和財富轉移,至少是之一。這個教訓對於包括普京總統在內的多數俄羅斯人是刻骨銘心的。

  1991年8月23日,戈尔巴乔夫(左)在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发言时,受到叶利钦(右)发起的带有侮辱性的质询

當時還沒有手機,否則如果拍下來的話,我想會是一幅極有震撼力的照片。毫無疑問,多數俄羅斯人民對自己國家上了美國的當而走向崩潰,對自己人民數十年創造的財富被華爾街洗劫一空,至今都耿耿於懷。

我記得我是6月份去的,當時天有點涼,我想買一件風衣,他一問說必須有護照,還必須有你所在那個酒店的派出所開的居住證,而且只能買一件,然後買了之後護照上還要敲一個章,嚴格的計劃供應。當時陪我的蘇聯社科院的那個小夥子,我們一起逛,看到有個電視機商店,然後我就進去,我是好奇想看看電視機價格之類。他說:「張老師,蘇聯電視機你可千萬別買,那是專門為我們敵人設計的,看的時候容易爆炸」。蘇聯產品質量也不好,這也是當時缺乏競爭力的原因。

我記得80年代中期的時候,曾經看過一個美國人拍的紀錄片,一個美國的記者採訪當時蘇共的宣傳部的副部長,他說你看我們美國的制度為美國人創造了豐富的消費品,你們的制度為蘇聯人民創造了什麼?這個副部長一時失語,無話可說,美國記者夠損的,把那特寫鏡頭就對着這位非常尷尬的蘇共官員。這和今天中國完全不一樣,今天中國隨便拿出一個二線城市,三線城市都可以,其繁華程度都超過洛杉磯,超過舊金山,甚至可以叫板紐約。

那麼蘇聯其他政策也有失誤,比方說堅持與美國搞軍備競賽,當時美國核武器非常之多,可以毀滅地球100次,蘇聯跟它競爭,也拚命發展核武器,我就說是要毀滅地球101次的能力,現在看來是非常不明智的,浪費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資源。中國從來不參加軍備競賽,而是確保有效的威懾力,或者叫強大的止戰能力。那麼蘇聯和美國當時實際上都實行某種擴張主義的政策,兩個國家都想把自己的意識形態強加給其他國家,美國搞全球霸權,蘇聯搞全球的輸出革命,結果都付出很大的代價。

以下為演講部分,觀察者網整理如下以饗讀者。]

同時在意識形態領域內,蘇聯全面向西方投降繳械,蘇共黨史,蘇共的領袖人物,蘇聯時期樹立的英雄人物,包括蘇聯衛國戰爭時期的許多英雄人物,包括卓婭和舒拉這些我們都知道的英雄人物,全都被污名化。當時蘇聯精英被西方洗腦到什麼程度?我可以舉一個例子,我碰到一個蘇聯學者,他跟我說,他說我們這個國家太爛了,讓美國來殖民我們吧。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種情況實際上我們國內今天的投降派也是這種觀點。好在我們整個國家今天從上到下都警覺起來了,絕大多數中國人警覺起來了,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顛覆人民共和國。

在蘇聯解體前的4個月,他又明確地說,「世界歷史正在出現大轉折,這是我們的機遇」。

面對西方或者親西方勢力的步步逼近,戈爾巴喬夫是步步退讓,在談黨的領導的時候,他開始是說我們要堅持黨的領導,反對多黨制。隔了一段時間又說採用多黨制也不是一個什麼大的問題。再隔一段時間又說,憲法中任何一條都可以修改,包括第6條,第6條就是黨的領導。然後又說不要害怕多黨制,最後乾脆就宣布取消共產黨的領導,實行多黨次,最後他完全失去了對政治發展的任何主導權,讓蘇維埃直接行使行政權,最後出了大問題。

节目视频截图

1990年中期的時候,當時我正在蘇聯訪問,正好是戈爾巴喬夫、葉利欽達成一個協議,成立一個由總統顧問委員會成員叫沙塔林院士組成的專家小組,制定了向市場經濟過渡的500天計劃。那麼這個計劃的制定得到美國專家的直接指點。現在回頭看這計劃是愚蠢的,它把國有企業的股份摺合成債券,所以使國有企業的工人無償地拿到了一部分股權。給人感覺好像這個工廠就屬於你的了,叫私有化。

我先講一段自己個人的經歷。我記得應該是1992年,當時我在日內瓦大學做博士,大學舉辦了一個講座,請哈佛大學的經濟學家Jeffrey Sachs來做一個講座。大家可能知道他是蘇聯、俄羅斯改革進程中「休克療法」方案的主要設計者。我一會還會談及所謂的「休克療法」是如何摧毀了蘇聯和俄羅斯的經濟的。

蘇聯曾經對中國產生巨大的影響。毛澤東主席說過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實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時候,蘇聯給了中國寶貴的援助,包括156個大型項目。我們現在用的很多的概念,包括「五年計劃」、「民主集中制」等等,實際上都是蘇聯共產黨人發明的。

到最後出現什麼情況?戈爾巴喬夫親自給美國老布殊總統寫信,希望老布殊美國總統能夠借貸款給俄羅斯,他的要求是150億美元。老布殊回信,這個原文我不完全記得,大意思就是貴國要向美國國會證明自己有還債能力。150億美元是個什麼概念?我們去年雙11,淘寶一天的交易額就是300多億美元!

戈爾巴喬夫1987年的時候寫了一本書,是在美國出版的叫《改革與新思維》。他提出了一個觀點,叫做「全人類的價值高於一切」,提出要進行要實現「人道主義、民主的社會主義」。我多次講過,人類價值也好,普世價值也好,民主也好等等,實際上這些價值需要世界各國討論之後達成共識才行。如果這些價值都是按照西方國家標準來界定的話,那麼美國入侵伊拉克就變成了「反對專制」和「捍衛人權」了,而不是21世紀對人間最嚴重的侵犯。不管怎麼樣,戈爾巴喬夫被西方所謂的普世價值給忽悠了。

(完)

[俄羅斯電視台一位資深的主持人採訪我,趁攝像師在調試燈光的時候,我們簡單聊了幾句,我問他如何評價蘇聯解體到現在的經歷,她個人的經歷,她說一言難盡,但她說現在還是最好的時候。我問為什麼?她就說了一個單詞「穩定」,實際上只有經歷過過多的動蕩和戰亂,你才理解穩定和和平是多麼的寶貴。

但後來斯大林時期,應該說蘇聯經濟轉成了我們後來熟知的蘇聯模式,包括企業國有化,實行中央計劃經濟,雖然取得了不少成就,特別重工業、國防工業、科技力量迅速發展,但後來它這個體制越來越僵化,特別是官僚化,那麼經濟缺乏活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長期停滯不前,消費品奇缺,也就是所謂叫做短缺經濟。蘇聯人日常生活很多日用品都是要憑證供應,購貨排長隊,那麼這給西方一種巨大的心理優勢。

我上個月訪問了俄羅斯,我們進行智庫交流。一位資深的俄羅斯政治人物他跟我說的,他說戈爾巴喬夫的時期,我們真的以為我們即將進入天堂了,結果發現我們掉進了地獄。俄羅斯電視台一位資深的主持人採訪我,趁攝像師在調試燈光的時候,我們簡單聊了幾句,我問他如何評價蘇聯解體到現在的經歷,她個人的經歷,她說一言難盡,但她說現在還是最好的時候。我問為什麼?她就說了一個單詞「穩定」,實際上只有經歷過過多的動蕩和戰亂,你才理解穩定和和平是多麼的寶貴。

7月29日,在東方衛視政論節目《這就是中國》第28期節目中,節目主講人、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將以經濟瓦解、政治腐敗、親西勢力等多方因素為分析框架,向觀眾推論蘇聯解體的歷程,並通過鄧小平的演講分析中國在蘇聯解體后依舊「堅持社會主義,堅持改革開放,堅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背後原因。

政治上也是一樣的。我自己總結過,蘇聯解體大致是兩步:第一部是他的知識精英,就是大學的教授,媒體的精英被西方話語洗腦;第二步就是他的政治精英,他們的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以及總書記也被西方話語忽悠,好像世界上有一個理想的彼岸世界,就是美國,就是歐洲,就是西方。

1991年12月25日,苏联国旗从克里姆林宫上空降落

當時蘇聯解體給中國帶來很大的震撼、震動,不少人擔心,中國的紅旗還能打多久,而西方世界是一片歡呼聲,福山的歷史終結論被證明了。大家可以查一下,我們的很多的高級幹部走向腐敗也是那個時候開始的。蘇聯老大哥都完了,中國社會主義還有希望嗎?趕緊趁機撈一把吧。但當時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保持清醒的頭腦,鄧小平本人對蘇聯、東歐的變化發表過很多次的演講,當時是內部的,現在大部分都公開了。他要中國「冷靜觀察,沉着應對,韜光養晦,有所作為」。

戈爾巴喬夫時期進行了一系列經濟改革,但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整個蘇聯的改革還是在計劃經濟裡邊打圈子,打轉轉。他鼓勵勞動競賽,增加優秀工作者的收入,但總體成效不大,他沒有能夠從根子上,從制度上來解決問題。隨後戈爾巴喬夫就一下子轉向了激進的改革方案,就是我經常講叫「雙休克療法」,一個是政治上的「休克療法」,放棄黨的領導,一個是經濟上的「休克療法」。

二次大戰的時候,雖然德寇摧毀了蘇聯很多工業設施,但同時蘇聯軍工產業在拚命地生產機器、坦克、大炮、機關槍、彈藥。所以從GDP總量來看,下降的還沒有那麼多,俄羅斯老百姓生活也受到巨大的嚴重的影響,社會急劇動蕩,人均壽命下降的非常厲害。男性的壽命由原來60多歲降到了50多歲。之所以今天在俄羅斯有這麼多人仍然支持普京,我想恐怕和90年代這一段悲慘的記憶有關。而且你看到雖然蘇聯的黨垮台了,國家也解體了,西方還是不放過,北約還是繼續東擴,直接大軍壓到俄羅斯邊界。所以俄羅斯人覺得很難接受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所作所為。

毫無疑問,蘇共最高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是被西方話語徹底洗腦了,他稱自己是蘇共二十大的一代,蘇共二十大是1956年召開的,當時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主政提出了一個全盤否定斯大林的秘密報告。那一代實際上是一批人,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事業完全失去了信仰。

蘇聯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進行了很多經濟發展方面的各種各樣的探索。

結果蘇聯不幸的是這兩個陷阱它都陷入了,所以就走上了國家解體的不歸之路。其實我個人覺得後來不少西方國家自己也陷入這兩個陷阱,所以西方也在走衰。

Sachs演講結束之後開始互動,這個時候因為當時正好在日內瓦大學做訪問學者的前蘇聯的資深學者,他站了起來,他當時沒有說話,他就直接走到講台上,他用手指着Jeffrey Sachs教授,用非常清晰的英文說了一句話,他說:「我的國家已經解體了,你高興嗎?」,說完拂袖而去。

那麼蘇聯解體的原因很多,今天時間有限,我想主要從經濟和政治兩個視角跟大家來一起探討一下。

  1992年1月20日,邓小平在深圳国贸大厦视察时说:“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當然Sachs教授本人後來很少提及他與蘇聯解體的關係。最近美國在圍堵華為公司,Sachs教授出來說了一些比較公道的話,但是立刻遭到了美國右翼勢力的圍攻。所以人有時候確實挺複雜的。

Jeffrey Sachs在电视节目中表示,扣押华为CFO是美国的一个危险举动

蘇聯崩潰了,共產黨崩潰了,經濟崩潰了,財政崩潰了,思想崩潰了,信仰崩潰了,隨之而來的就是國家的解體,這是必然的結局。那麼1991年9月,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三個加盟共和國獨立;到12月,俄羅斯聯邦、白俄羅斯、烏克蘭三國領導人簽署《獨立國家聯合體協議》宣布組成「獨立國家聯合體」。1991年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宣布辭去蘇聯總統職務;12月26日,蘇聯壽終正寢。

我們知道蘇聯不管有多少問題,但它畢竟是一個在短短的二三十年裡,從一個農業國變成一個工業國,變成了二次世界大戰時候抵抗德國法西斯的主力,併為此承受了巨大的民族犧牲,所以人口減少了將近14%,也就是兩千六七百萬的軍民陣亡,每個蘇聯人的家庭都有人犧牲。

然後他擲地有聲地說,「整個帝國主義西方世界,企圖使社會主義各國都放棄社會主義道路,最終納入國際壟斷資本的統治,納入資本主義的軌道。現在我們要頂住這股逆流,旗幟要鮮明,因為如果我們不堅持社會主義,最終發展起來也不過成為一個附庸國。而且就連想要發展起來也不容易。現在國際市場已經被佔領得滿滿的,打進去都很不容易。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

蘇聯體制確實有很多問題,官僚主義、腐敗、經濟僵化等等等等。但是絕大多數蘇聯人並不想看到他們的國家解體。當時有各種各樣的民調都證明他們希望這個國家繼續存在。我老講西方發明了各種各樣的「陷阱」,忽悠整個世界。什麼「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等等等等,實際上真正的「陷阱」就是兩個:一個叫「民主原教旨主義陷阱」;一個叫「市場原教旨主義陷阱」。

今日关键词:iPhone增加墨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