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法律服务-涉外法律服务工作通常由海外律所牵头或具体负责-清流新闻

  • 时间:

特朗普批美韩军演

● 培養足夠數量涉外法律人才

● 國內外無縫銜接為客戶服務

國際化發展成大勢所趨在海外分所的運營模式上,德和衡始終堅持獨立自主的原則,擁有美國華盛頓特區、西雅圖,俄羅斯莫斯科、聖彼得堡,加拿大多倫多,新加坡共10個獨立註冊的實體辦公室。

「律所作為法律服務機構,在跨境糾紛和爭端解決領域扮演着重要角色。」劉靜坤進一步解釋說,「傳統上,涉外法律服務工作通常由海外律所牽頭或具體負責,而隨着我國律師行業的快速發展,提高我國律所的國際化水平,在涉外法律服務領域佔據主導角色,應儘快提到日程上來。」

其次是以「瑞士法人結構」(Swiss Verein Structure)與國外律所加盟。這一模式下,各個加盟律所在同一名稱下都保持一定程度上的獨立性,相互不存在委託代理法律關係,不用為聯盟內的其他成員的債務或責任承擔連帶責任,實行內部分權管理,分散控制,只接受成員單位所在國的法律管轄。

「與外國律所結成戰略聯盟也是一種重要形式,還有加入國際律師聯盟,吸引國外當地小型律所加盟,吸收合併當地一些中小型律所等。」洪祖運說。

編者按隨着我國社會經濟快速發展,「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我國與其他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經貿往來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多的企業走出國門、開拓市場,同時,跨境法律糾紛也時有發生。

盈科國際創始合伙人、盈科全球董事會執行主任楊琳律師長期負責盈科的國際化發展業務,她告訴記者,國際化已成為盈科發展的一大特色,盈科多年前就發起成立了「盈科全球法律服務聯盟」,廣泛吸納優秀外國律所以獨立聯盟成員加入盈科全球服務網絡,目前已覆蓋55個國家115個城市。

本版今日推出律所國際化發展專題報道,敬請關注。

這不禁讓人聯想起2015年大成律所跨出的那一步。那一年,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與全球十大律所之一的Dentons律師事務所正式簽署合併協議,從此收入擠進全球前十,規模排名全球第一,律所發展如虎添翼。

近年來,國家對於發展涉外法律服務業的重視程度日益提高,頒佈了《關於發展涉外法律服務業的意見》等。

德衡律師集團總裁、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總所主任蔣琪告訴記者,2015年以前,德和衡的海外分支機構大都還只是用於推廣業務的代表處。

「我們將繼續致力於打造國內、國際兩個法律服務市場,在合作共贏與資源共享的基礎上,圍繞業務拓展和服務創新,推動發展更高層次的業務類型,讓客戶享受到『無縫銜接』的法律服務。」蔣琪說。

劉靜坤告訴記者,當前,各大國內律所紛紛加速推進國際化進程,有助於更好地融入跨境法律糾紛的國際框架,在國際法律服務市場佔據一席之地;對於我國企業在外投資引發的法律糾紛,由本國律所牽頭解決,有助於更好維護國家利益和企業利益,儘可能地減少司法訴訟成本;通過加強我國企業在外投資的法律諮詢和法律服務,還有助於健全企業合法合規建設,避免因不熟悉當地法律制度引發不必要的違法違規行為等。

中國政法大學全面依法治國研究院教授劉靜坤認為,伴隨全球化進程,各個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經濟交流和商貿往來日漸頻繁,由此引發的跨境法律糾紛不容忽視,特別是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無論是「引進來」的境外企業等經濟發展新要素,還是「走出去」的本國企業等對外投資增長點,都涉及國際視野下法律糾紛妥善解決的問題。

● 經貿頻繁跨境法律糾紛增多

2008年,大成正式開始實施全球法律服務網絡戰略,當時的管理者已經注意到,經濟的全球化必然帶來法律服務的全球化,但這一趨勢無論如何強大也不可能取代或者削弱區域優勢。

在國際化發展方面,德和衡也走出了屬於自己的特色之路。

經濟全球化致法律服務思變除規模化外,國際化也是盈科廣為人知的另一個「標籤」。

對於律所下一步如何實現在國際化道路上更好的發展,劉靜坤建議,首先要培養足夠數量的涉外法律人才,有必要從國家層面探索制定涉外法律服務人才專項培養計劃,培養專業精通、素質過硬的涉外法律人才隊伍。

對於國際化發展,眾多律所充滿信心。

那麼,當前國內各大律所紛紛加速推進自身國際化進程,其背後的動因何在?

五年後,大成已在境外7個城市設有大成的本地化律所,擁有37家大成全球網絡成員單位,成為世界最大的專業服務組織World Service Group(世界服務集團)中國區唯一成員,與全球8萬多名專業人士建立起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

中國律所加速推進國際化進程

● 塑造國家法律服務職業品牌

「所有中國大陸以外的分支機構均為北京德和衡中國總部投資設立並直接領導、在所在國合法註冊登記的獨立律師事務所或法律諮詢公司。我們常駐的律師和國內的業務團隊密切合作,國內外『無縫銜接』地為客戶提供中國法服務和駐在國的法律服務。」蔣琪介紹說。

2014年7月,大成律所主任彭雪峰和全體管理層成員與Dentons的高層接觸后,大成迅速開啟了Dentons與大成瑞士聯盟式合併的新篇章。

大成也下了國際化的「先手棋」,其國際化發展自2007年就已經開始布局。那時的大成,國內律所排名位列前十,收入達3億元。「大成作為一家較早尋求國際化發展的律所,在國際化道路上經歷了尋找合作夥伴——開設分支機構——與Dentons合併的曲折道路。」大成所管委會主任馬江濤告訴記者。

「完成這次歷史性的合併后,大成整體在品牌、服務能力、高端人才儲備、軟硬件建設等方面有了較大的提高;合併后的大成較其他律所能夠布局更多的市場,跨境業務合作的機會也增長迅速,並帶動了國內業務快速發展。」馬江濤說。

● 跨境業務合作機會迅速增長

時至今日,德和衡已擁有遍布8個國家和地區的10家直屬分所,雇傭境外長駐律師人員近40人,還加入了世界排名前三、網絡遍布全球5大洲的國際律所聯盟SCG,是其唯一的中國律所會員。

「隨着社會經濟的日益發展,客戶對律所提供服務的響應速度和質量要求也越來越高,而在一體化管理上相對鬆散的戰略夥伴合作模式也越來越無法適應新的市場要求。」有了這樣的認識后,大成從2011年11月開始從世界100強美國律所中選擇合併對象,並進行有目的嘗試。

「其次,積極借鑒先進國際律所的經營管理模式,無論是建立海外分所還是合作辦所,都應當努力達到與國際律所同等的管理和業務水平,注重法律服務品牌建設,並有必要加強國家的政策支持等。」劉靜坤告訴記者。

□ 本報記者 蔡長春不久前,一則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將與美國世凱瑞律師事務所(CKR Law)合作在美國成立一家新的律所「YKR Law」的消息在律師界引起廣泛關注。

● 各律所走出國際化特色之路

法律互聯網公司智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洪祖運告訴記者,目前來看,中國律所的國際化道路已經出現了大致6種不同的模式。

重視涉外法律人才培養2018年至今,德和衡華盛頓分所優秀的「雙反」業務團隊積極代表中國企業在美國華盛頓進行了多輪「301調查」聽證會。與此同時,德和衡的跨國民事訴訟業務也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在幫助銀行、企業進行跨國債務訴訟的同時,成功代表中國受害企業進行了針對「紅通」人員的海外追贓訴訟。

據洪祖運介紹,最常見的就是律所堅持以「直投」模式進軍國外法律市場,即直接在當地選址、註冊開設辦公室。這種模式多見於一體化管理的律所,優勢是可以維持律所管理的獨立性和一致性,但同時也意味着較高的管理成本和市場開拓成本。

成為世界最強、最具有競爭力、最能為客戶創造價值的未來律所,是目前走出去的眾多國內律所的共同目標與追求。

劉靜坤坦言,目前,我國律所的國際化發展水平不高,尚處於起步階段,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提高律所國際化水平,已成為大勢所趨。

「可以說,律所的國際化水平在某種程度上能夠代表一國法治的總體發展水平。」劉靜坤告訴記者,如果說早期倡導律所的國際化發展,尚有一定的被動性、回應性,主要是為了應對跨境法律糾紛的現實需要,那麼,在新時期倡導律所融入國際法律服務市場,則更加具有主動性、前瞻性,必將有利於塑造國家法律服務的職業品牌和國際影響力。

德和衡等在海外設立分所,盈科、大成等與國外知名律所合作甚至合併,當前「走出去」的中國律所在海外開展業務的模式可謂花樣繁多。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採訪了多家國際化發展卓有成效的知名律所和長期關注律所發展的業內專家,聽他們講述律所國際化發展進程中的故事和經驗。

近年來,中國律所積極適應全球化發展步伐,做大做強自身的同時,通過在海外設立分所,與海外知名律所合作等方式,推進律所國際化發展,有效提升涉外法律服務能力水平。

盈科、大成、德和衡……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律所緊跟全球化發展步伐,在國際化發展的道路上鏗鏘前行,或在海外設立分所,或與海外知名律所合作甚至合併開展業務等,推動中國法律服務市場與國際接軌,在做大做強自身的同時,也有效促進了整個法律服務行業能力水平的提升。

2015年,德和衡設立了華盛頓、莫斯科分所;2017年設立多倫多分所;2018年一年時間,德和衡就設立了7家海外分所。

今日关键词:太空盗窃银行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