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降准仅有2019年1月和2019年本月两次-动画新闻-新闻200字
点击关闭

市场经济-全面降准仅有2019年1月和2019年本月两次-新闻200字

  • 时间:

张韶涵发问号

貨幣政策下一步在本次降准后,市場也十分關心在全球央行「降息潮」開啟的背景下,我國是否還有降息的空間,貨幣政策將會如何調整?

實際上,自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召開以來,多個監管會議都對經濟形勢作出了壓力更大的判斷。經濟形勢的變化也需要貨幣政策靈活地做出調整,市場對央行降准預期已久。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此次降准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准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准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有利於實體經濟發展。

央行則表示,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調控,兼顧內外平衡,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編輯:張星)

此外,中國人民銀行還表示,為促進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全面+定向降准」支持實體經濟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顏色副教授表示,一方面LPR改革加快落地,另一方面全球其它央行可能在9月份陸續降息,這些都會為未來的降息打開空間,我判斷未來還可能下調MLF的利率,進一步對沖內外部風險,從而力保就業、穩定增長。

溫彬表示,在全球央行重啟貨幣寬鬆的背景下,結合我國當前宏觀經濟運行、通脹水平和企業經營情況,政策利率仍有下調必要。「從通脹角度來說,目前通脹壓力主要來自豬價快速上漲引起的食品價格上漲,但各級政府已採取多種措施保障豬肉供應,近期蔬菜、水果價格開始回落,未來通脹水平總體可控,再考慮PPI已出現負增長,下階段貨幣政策仍有空間。」溫彬說。

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的市場人士表示,降准對房地產市場影響有限。

「及時進行普遍降准,可以有效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銀行在新的LPR機制下縮減點差,從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民生銀行(600016)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此外,在全球央行重啟貨幣寬鬆的背景下,結合我國當前宏觀經濟運行、通脹水平和企業經營情況,政策利率仍有下調的空間和必要。預計在9月20日LPR一年期報價利率會下降5個BP至4.2%。」

「不管是LPR改革利率下調,還是降准,資金都難以流向房地產。此前監管部門就已經對房企融資、資金違規入市等問題進行了監管,堵住了漏洞,降准資金難以違規進入樓市。」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

此外,與公開市場操作相比,降准作為一個信號的刺激意義更強,更有利於多維度地提升市場信心。華泰證券(601688)李超團隊認為,政策未來將着重做好維穩工作,對沖外部不確定性、加大支持實體經濟力度,國慶前有望迎來一波股債雙牛行情。

據一位北京地區大行人士透露,北京地區新的商業個人住房貸款利率定價基準是首套不低於相應期限LPR加點55個BP,二套不低於相應期限LPR加105個BP。此外,據報道,招商銀行(600036)深圳地區部分房貸業務也已經挂鉤LPR,首套房利率為5.15%,二套房利率為5.45%,比此前略微上調。

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房貸利率由參考基準利率變為參考LPR,這兩種機制的切換要保持總體平穩的原則,切換之後房貸利率的加點受兩大方面影響,一個方面是LPR所反映的貸款市場的變化會反映到價格裏面,第二個方面就是房地產市場的趨勢。

9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公告稱,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於2019年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

從降准目的來看,這七次降准中央行都強調要將降准資金主要用於實體經濟、小微企業貸款,着力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本次降准公告中也特別提到,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以支持小微、民營企業。

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的金融領域分析師、市場人士都表示,9月4日國常會就明確表示要及時運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將資金更多用於普惠金融,因此本輪央行進行降准,在市場預期之內。

梳理近年來央行的降准操作,可以發現2018年至今,央行累計進行7次降准操作(2018年四次,2019年三次),降准操作比2016年、2017年更加頻繁。其中,有五次都是定向降准,全面降准僅有2019年1月和2019年9月兩次。

導讀此次降准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其中全面降准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准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

每次降准,市場會有部分聲音認為這相當於貨幣政策「開閘放水」,可能帶來資產價格上漲等問題。對此,央行表示此次降准與9月中旬稅期形成對沖,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而且定向降准分兩次實施,也有利於穩妥有序釋放資金,此次降准並非大水漫灌,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

降准非「放水」,對房產市場影響有限

本報記者 顧月 朱英子 北京報道

此前,央行發佈公告稱,2019年10月8日是定價基準轉換日。在此之前,貸款銀行需修改貸款合同,改造升級系統,組織員工培訓,同時,採取各種方式為客戶做好宣傳解釋工作,以確保轉換過程平穩有序。2019年10月8日前,已經發放和已經簽訂合同但未發放的貸款仍按原合同執行。

「目前對於銀行來說有兩難,一是流動性限制,二是資產荒問題。」甘肅地區某村鎮銀行行長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表外回歸表內后,銀行受到資本充足率約束,可用的信貸額度受限。某城商行事件後市場對中小金融機構的信任度降低,出現流動性分層,本次降准可以緩解流動性問題,定向降准更可以緩解城商行成本上升問題;但對於第二項資產荒的問題,除了貨幣政策調整外,也需要配合財政、產業政策,不是一兩天可以解決的。」

另一方面,降准之後,市場人士普遍認為9月下旬的LPR報價會下調5-10個BP,那與之挂鉤的房貸利率將怎樣操作?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本次降准一是可以增加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來源,二是可以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以降低貸款實際利率。在定向降准方面,則是為完善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三檔兩優」政策框架的重要舉措,有利於促進服務基層的城市商業銀行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

今日关键词:三峡水怪被打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