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迪不是不清楚RCEP意味着巨大的国家利益-投资资讯-体育新闻nba
点击关闭

莫迪经济-莫迪不是不清楚RCEP意味着巨大的国家利益-体育新闻nba

  • 时间:

广安4女失联内幕

但其中也不無遺憾,16國參与RCEP談判,完成上述談判的只有15國,獨缺印度。箇中原因是印度有着「猶抱琵芭半遮面」式的「無奈」。

近日,東盟十國與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五國已經結束RCEP全部文本談判及實質上所有市場准入談判,明年正式簽署協議。這是區域經濟一體化取得重大突破性進展,一個世界上人口最多、成員最多元、發展潛力最大的自貿區呼之欲出。

原標題:印度對RCEP抱有欲罷不能的遺憾,尚能千呼萬喚始進來否?

其四,印度領導要特權。印度面對國家利益時是高度現實的。莫迪稱「RCEP不符合印度的核心利益」,印度否決的不是RCEP,而是否決「RCEP沒給印度開小灶(或是開得不夠)」,對於印度的「大國」自我定位而言,特權理應是標配,利益是印度不願妥協的紅線,在RCEP沒有滿足印度這一要求之前,印度將依然會對RCEP保持着若即若離的「曖昧」。

本月4日,印度總理莫迪對媒體公開表示,由於關稅差異、與其他國家的貿易逆差以及與關稅無關的壁壘,印度決定暫不加入RCEP。他稱,「當我站在所有印度民眾利益的角度來衡量RCEP時,我得不到正面的答案」,「印度仍致力於通過正在進行的RCEP談判取得全面和平衡的結果,印度希望取得雙贏的結果」。

RCEP第三次領導人會議的聯合聲明則指出:印度有重要問題尚未得到解決。所有RCEP成員國將共同努力以彼此滿意的方式解決這些未決問題。印度的最終決定將取決於這些問題的圓滿解決。

在這樣的時機到來之前,莫迪也不會任由事態的發展,他依然會憑藉自己的意念對印度經濟外交進行指向性操作,其中的一個重要可能便是——「雙邊」取代「多邊」。今年9月到10月,我們見證了莫迪在休斯敦與美國牽手、在海參崴與俄羅斯擁抱、在金奈與中國敘友情,並且在短時內與世界三大國都在意向或是事實上達成了雙邊貿易合作。其實,這既是印度中間路線的立場,也是印度「自立山頭、以我為主」的外交思想體現,同時也預示印度「雙邊取代多邊」這種趨勢的各種可能。

(戴永紅:四川大學南亞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四川大學地緣政治研究所所長;王儉平:四川大學中國西部邊疆安全與發展研究中心2018級博士研究生)

但莫迪作為一名強勢領導人,只要他認為需要,縱然是千夫所指,也會毅然一往無前,如廢鈔令、廢除憲法370條等等都顯示了他過人的膽略和不懼物議的勇氣。莫迪的拒絕,其背後是有着對印度國家利益的深刻考慮:

其三,外部勢力不允許。印度的這個大國,軍工體系就是一個縮影,煌煌一個大國,居然連子彈都要國外進口,外部影響在軍工和整個印度都是無處不在。印度的經濟如同軍工一樣,實際上是被外部高度操盤的,未來的數字經濟被美國等國的跨國企業所操控,中堅的工業體系缺乏自主知識產權,服務和外包雖大行其道但本質卻是「為外國服務」,印度看似龐大的背後卻是由無數交織的線在進行着遠程操控。對於印度要加入RCEP,某國不同意、某資不樂意、某企不答應,如之奈何?

其二,印度自己有打算。印度一直將自身與大國對標,所謂的大國就是有自己的「朋友圈」,如美國有北美自由貿易區並籌備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和TTIP(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俄羅斯有自己的獨聯體兄弟;中國發起「一帶一路」倡議並參与了RCEP,而印度有什麼?這是一個莫迪日夜思考的難題,在如此「大國自我修養」的道路上,印度也決定要建立自己的貿易群,但南亞區域合作聯盟中有仇敵巴基斯坦,而自己組織的BIMSTEC(環孟加拉灣多領域經濟技術合作組織)面臨著共同的窘境——大家都缺錢,本來的「東進」是最符合印度國家利益方向,但印度對加入一個自己不是主角的RCEP躊躇不前。雖然現實很「骨感」,但印度將依然會在「自己做老大」的籌謀中堅定前行。

莫迪不是不清楚RCEP意味着巨大的國家利益,尤其他又以「改革」和「東進」領軍者自居,莫迪內心對於這個開放互利的貿易協議是充滿着憧憬和期待的。但是,眼前「黨爭」的現實考慮又讓莫迪對這個看似遙遠的長遠之計保持了的距離。

對RCEP,印度是敬而遠之還是千呼萬喚始進來?

那麼印度是否就會一直對RCEP敬而遠之,印度是否有可能在未來的某個時機能「千呼萬喚始進來」,加入到這個新興的貿易俱樂部呢?

其一,印度國力不允許。印度「脫實向虛」的進程一直走的是快車道,過去20年的工業化非但沒有進步,反而把整個國家變成了發達國家的服務公司,其工業化遑論是與中日韓三國相比,就是與部分東盟國家比也絕對談不上優勢。在這樣的國力支撐下,不僅僅是莫迪,印度歷屆領導人對於國內市場的開放都是敏感的,擔心一旦放開市場,在外部衝擊下印度變成各國的提款機。

與此同時,莫迪和印度的「面子」與「裡子」之間也進行着無力的掙扎,莫迪和印度的國父們,一直將「印度天生大國」作為一種信仰,他們不願意將自己當成大國的附屬,而是將「平起平坐」的自立山頭進行到底。因此,我們看到了莫迪對「一帶一路」和所謂「印太戰略」都保持了相當的距離;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牽手「秀恩愛」的同時,也不忘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大談印、俄兩國「靈魂相似」,更是向中國表達了我們兩國是「私下一對一」的特殊友誼。如今「爽約」RCEP不過是繼續演繹着這種印度式的平衡。

印度國內反對黨利用RCEP議題向政府施壓,國大黨、草根國大黨、達羅毗荼進步聯盟等政黨領導人於4日討論經濟下行及RCEP談判對印度的影響,要求莫迪政府為「經濟放緩、失業飆升、農業危機」等問題負責。莫迪在經濟下行和反對黨的「逼宮」壓力下,4日的表態既是對被煽動的民意進行滅火,同時也是向現實的政黨利益和個人命運進行妥協。

印度「無奈」背後的面子、裡子和計算

筆者認為,如果說有這樣的一個時機,必然要同時滿足以下條件:首先,人民黨執政地位穩固,反對黨處於蟄伏狀態。其次,國際形勢出現較大變化。再者,RCEP自成立后運行良好,且有越來越多國家加入,在全球經濟中的重要性增加。最後,印度要求的某些「特權(惠)」得到RCEP成員國同意。當然,RCEP也表示對印度的加入隨時敞開大門,尤其是明年,這四個條件可能都會出現積極的動向,無論是人民黨自身的危機,還是國際形勢的緩和,以及RCEP自身的成功都將會使印度再度認真考慮曾經的初衷。

莫迪上述表白,實際上掩藏着一種欲罷不能的「遺憾」,是在政黨利益與國家利益之間的一種徘徊,是在「面子」與「裡子」之間的一種猶豫。

今日关键词:人行道仅两脚宽